冷暗雷

入坑:全职高手/全职猎人/魔道祖师/翼年代记/钢之炼金术师/棋魂/滑头鬼之孙/阴阳师/无限恐怖/排球少年/我的英雄学院
cp修伞/双花/黑法/古麟古/光亮光/陆鸩/博狗/郑楚郑/黑月黑/日研日/影菅影/出胜出
天雷all叶狗崽,一切all受拒绝
lof拉黑了很多人,仅针对cp不对人,如有误伤我道歉
全高林粉加全员,魔道薛洋粉,翼代黑法双粉,钢炼古麟双粉,滑头鬼鸩粉,排球月岛西谷菅粉,英雄轰粉
写不出文+毫无绘画天赋的渣

清明

转存以防找不到(泪流满面

天气正好:

全职BG24节气企划

❉因为很多太太都写了伞哥对叶修多么多么重要,所以我想写一个苏沐秋对于苏沐橙多么多么重要的故事。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慎入


       苏沐橙对于孤儿院最早的记忆不过是阴沉的天空,快要下雨的泥土混着令人窒息的气息。她默默的缩在一个矮小的木凳子上,等着哥哥给自己去拿阿姨发放的白面馒头。可惜等来的却是苏沐秋站在他的面前,暗自低下的头,嘴角似有一丝被打过的痕迹。

       孤儿院对于小孩子们之间的争抢只要不出格基本属于放养状态,只有在记者过来拍照的时候,才会把大家都洗的光鲜亮丽的,并且只有那个时候才每个人都能吃的饱饱的。所以苏沐橙其实并不讨厌记者,因为在那个时候记者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是沙漠里行走久了的旅人终于得以盼望的绿洲。

      “哥。”苏沐橙见眼前的少年刘海长长的挡住眼睛,想要伸出手来帮忙他把撇清,结果苏沐秋没有说话只是后退了两步。沐橙急了,想要哭却不敢只能狠狠的咬了下唇。

       “哥,没事的,没有馒头也没关系的,让我看看你。”她话说的有点急,苏沐秋这个时候好像是被触动了,重新走回到她的面前。抬起头来。

       沐橙那个时候还不太明白所谓的好看意味着什么,只是她分外喜欢哥哥那双细长的双眼,清澈的瞳仁,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春天刮来的舒爽的微风。而如今那双令她欢喜的眼睛却一片青紫。

       苏沐秋闷哼了一声,大概是因为沐橙伸出手来碰了碰他的伤口。

      他的妹妹一脸想要哭却不敢的哭的样子。少年放在裤袋旁边的手握成了拳头。他小心翼翼的把妹妹抱进怀里,又从口袋里拿出那块珍藏很久的小饼干,撕开包装,递到苏沐橙的唇边。

     “吃。”他说。

     那块饼干是牛奶味的,她记得很清楚。因为霉雨天气有些受潮,所以口感其实并不太好。但是却是苏沐橙来到这个人世间第一次觉得能称得上美味的食物。

      “不怕,沐橙。”苏沐秋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来,隐隐的像是在空旷的大地上所传来的回音,伴随着窗外的雷鸣,沐橙紧了紧抱着哥哥的手。

       “明天哥哥打回去。”

       “哥哥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苏沐秋说的话对于她来说,总是言出必行,没有一次失言。

      “嗯。”沐橙点了点头,很懂事的笑了“我相信哥哥,只是不要在受伤了。”

       苏沐秋拉开了妹妹,眼神专注的看着苏沐橙对着自己一字一句的说。

      “我不要馒头或者饼干,只要哥哥不要受伤。”然后她伸出自己的小拇指“拉钩。不然不理哥哥。”

      苏沐秋失笑,伸出手来摸了摸沐橙的头,又伸出自己的小拇指,紧紧的扣住她的“嗯。拉钩上吊一百年不会变。”

       这或许是苏沐橙儿时记忆里最后一次不算太好的回忆,往后的日子里,苏沐秋果然一拳一脚的把曾经欺负他们的人都打了回去。有人曾经在背后里议论说是可惜了苏沐秋这一脸的好皮囊,却跟个小混混一般,不知礼教为何物。

       她却想着如果能有东西吃,如果苏沐秋每次见到自己的时候眼角嘴角不带伤,那么是不是不懂事又有什么关系。

        苏沐秋心里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离开这里,另外一个则是让沐橙上学。他自己因为错过了入学的机会,读的书不够多,好在人有点小聪明,投机取巧倒是比书读多了的呆子强上一些。但是沐橙不一样,他希望自己的妹妹是按照正常人家的小孩那样长大的,虽然没有双亲,但是应该要上学要有朋友要有老师,要沐浴阳光,要为青春期的事情烦恼,要一切都顺顺利利的。

       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自己别的地方不够优秀,但是游戏却很上手,似乎哪一样都难不倒他。而且打那些所谓的黑赛如果赢了能够赚取的钱比他送一次牛奶或者发一次传单要快多了。于是苏沐秋只要一有空就偷偷翻过孤儿院的矮墙去网吧打黑赛。

       那个时候,月亮总是挂的很高,风是冷的,吹的那颗老梧桐莎莎的响,苏沐秋自以为哄的睡着了的沐橙总会在他翻过矮墙以后,睁开眼睛,起身推门,傻傻的坐在树底下,经常一坐就是一夜。

       兄妹之间总是会有些科学都没有办法解释的心有灵犀,也有可能是这样的原因,披星戴月,晚出早归的苏沐秋竟然没有一次发现过妹妹这种傻等的行为。

       直到是那次,赢了比赛却被庄家阴了所有的钱,还被暴揍一顿的那一次。苏沐秋吐了口血,又揉了揉被打疼的肋骨,不敢乱动,等到天明才敢走到私人诊所,掏出口袋里的那点钱治疗伤口。

          医生许是因为一大早就接受这种来历不明的患者,口气很不好。一直在叨念着小小年纪不学好只会打架,父母没管教好么。

       苏沐秋冷冷的笑了起来。

       他们的确没有父母管教。

 

         回到孤儿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他偷偷的翻过墙,想着要怎么解释自己这一身的伤,就看见沐橙坐在那颗老梧桐树下,一动不动的。

        阿姨看到他翻墙,也没好气的开始念“你们兄妹怎么回事,一个不学好翻墙一个通宵坐在这边,也不知道干什么,早饭不吃午饭不吃,难不成坐能坐出一朵花?”

       “翅膀没长硬就会飞了。”

       “ 爱吃不吃。”

       等这些话都说完了,才气哄哄的离开。

       苏沐秋只觉得大热的夏天,浑身就像是被冰水浇了个透心凉,他犹豫了好久才敢上前喊妹妹的名字。

       “沐橙。”

      小女孩转过头来,笑了起来。

      “哥哥,你总算回来了。”

      “我坐在这边的时候,一直在想你要是回不来我该怎么办啊。”

       “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

       苏沐橙一直在笑,没有掉眼泪,没有吸鼻子,甚至连她经常爱做的咬嘴唇的动作都没有做。

       苏沐秋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他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次对不起。直到是感觉到衣服上略微有些湿意,才听到沐橙重新开了口。

       “我听见了哥哥心跳的声音。”她趴在他的胸前“扑通扑通的。”

       “能呼吸真好,能吃饭真好,能活着真好。”

        那是苏沐秋少见的妹妹嚎啕大哭的样子,哭的连气都喘不上来。只能拽着他的袖口,像是刚刚上岸的快要濒死的活鱼。

       最后连声音都哭哑了,只能由大哭转为抽泣。苏沐秋就是做了一百个鬼脸也换不回她一个笑容。

       于是只能抱着她哄着给她唱自己从网吧听来的歌,记得调子却不记得歌词,只能胡乱编。一个不留神还把游戏的技能都唱了上去。

       沐橙听到这里终于是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苏沐秋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回去,他亲亲了妹妹的脸颊,接着就跟赢了几百场黑赛似的炫耀“沐沐笑起来的时候好看,以后给哥哥都多笑笑。”

       “我妹一笑起来,那真是几百座楼都塌了。”

       “那是倾国倾城好么。”苏沐橙也听到这夸奖跟骂人似的形容,也没好气的回。

       “对对对。”苏沐秋拍着手掌“倾国倾城。”

       苏沐橙转回头去让自家哥哥弯下身子然后扯了扯他的脸。

      “夸我等于夸哥哥你啊。倾国倾城的哥哥。”

       他们兄妹两平时就有七分相像,等笑起来的时候就简直一模一样了。只不过在沐橙眼里,还是哥哥笑起来最好看。

      是旧时草木被新雨浸润的枝桠,展开了枝叶,就能让人忘记了呼吸。

      “我们能从这里出去吗。”沐橙小声的问。

     “能的。”苏沐秋伸出手来“跟哥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苏沐橙伸出小拇指。

    她的哥哥,无所不能。

      从不失约。

 

 

       又是一年三月节,时有八风,万物齐乎巽。苏沐橙来看哥哥的日子不定,心血来潮的时候,什么时间段都有可能。唯独这个时候却是每年都不缺的。她捧着国家队因为赢来世界冠军而制成的奖牌,想起来电子竞技发展到今天这个时候,已经广为人知,再也没有什么指着鼻子骂孩子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出息的时候了,也不会有小时候哥哥因为翻墙打黑赛而被管理阿姨大骂不学好的可能了。

        沐橙很喜欢花,所以每次来的时候都要换不一样的花。哥哥倾国倾城,配鲜花实在是恰到好处。说起来也奇怪每到这个时候,明明总归是要下一场雨的,可是她到的时候却是晴空万里。蓝天白云。

       苏沐橙想或许是因为哥哥不喜欢看她哭,所以总要笑着迎接她。因为她说过她在这人世间行走了这么久,看过了这么多人,总觉得最好看的不过是哥哥偶尔的笑了那么一下。

        只要那么一下。

 

         她把花放下的时候,对着苏沐秋说了一句话。

        “哥,我过的很好的。”

        她从前以来可能过的日子都没有如今这般好,走在路上会有可爱的粉丝跑过来找自己签名,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房子住的又宽敞又明亮。世人皆善意待她。

       她过的如此之好,甚至是她15岁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的好。

       春风微凉,惹得墓旁青松微微作响。

      “大家都夸我漂亮。”沐橙停顿了一会又开口“其实我眼角这里笑起来弯曲的弧度。”她伸手指了指自己“是学你的。”

       “傻吧。”

       “因为之前偷偷听到孤儿院的阿姨说我跟你不像嘛。”

      “我会服气吗,肯定不会的。”

        所以默默的观察了很久苏沐秋是怎么笑的,微扬的眼角,上弯的唇,甚至注意他看到大太阳就眯起来的眼睛。还有吃饭时候时不时爱叼着筷子尖的样子。

        他不喜欢吃胡萝卜,喜欢吃肉。

        洗发水是柠檬味的,肥皂粉是超市随便买的,所以衣服上的味道很淡。不喜欢出汗,打架的时候也是笑着的,不爱认输,却也不怕输。会说一大箩筐的脏话,成语讲的不清不楚。给自己扎辫子的时候总是扎的很糟糕,留下来很多笑的合不拢嘴的黑历史。

        早上起来的时候爱闭着眼睛刷牙,心情好了就会哼歌,不在调上也没有关系。会胡乱加一些游戏的技能当歌词。

       还有什么呢。

      爱抱着自己,哼哼的对着所有人炫耀。

     “我妹妹。”

     “拯救了银河系都换不来这么好的。”然后就摇晃着自己的手指头“可以羡慕嫉妒恨,但是不能抢。”

     “因为我要养一辈子。”

     苏沐秋对着苏沐橙讲的话。

     言出必行。

     从不失约。

 

       日头爬的有点高,沐橙站的久了,干脆蹲下来,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张照片。可惜少年还是一 脸傻笑没有任何反应。

      她突然有点不开心。能说出来的孤独其实都算不上孤独。苏沐橙如今过的这般好,他却看不到。

     “哥哥。”

    “苏沐秋。”

   只跟自己差了一个字的那个少年。

    天下这么大,走了这么远,沐橙突然很想回家吃饭。

    只是可怜春色如此之好。

     而我却不得见你。


END


我自己写的快要哭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作者有病!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