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暗雷

入坑:全职高手/全职猎人/魔道祖师/翼年代记/钢之炼金术师/棋魂/滑头鬼之孙/阴阳师/无限恐怖/排球少年/我的英雄学院
cp修伞/双花/黑法/古麟古/光亮光/陆鸩/博狗/郑楚郑/黑月黑/日研日/影菅影/出胜出
天雷all叶狗崽,一切all受拒绝
lof拉黑了很多人,仅针对cp不对人,如有误伤我道歉
全高林粉加全员,魔道薛洋粉,翼代黑法双粉,钢炼古麟双粉,滑头鬼鸩粉,排球月岛西谷菅粉,英雄轰粉
写不出文+毫无绘画天赋的渣

Coherence | 相干性(Fin.)

段数太高我智商不够……向作者太太致敬

喵卿:


推荐背景音乐:Cornfield Chase — Interstellar原声碟

本文解密向地址【看懂的可以看看有什么地方漏了,没看懂的我来理个线索】:点这里


***

“喂,有事吗?”
“也没啥事儿,这不是夏休期嘛,找几个老朋友出来吃顿饭,人之常情。”
“我也算你的老朋友?”
“哟白告你这话说的,拿了冠军连哥都不认了,小白眼儿狼。”
“冠军?什么冠军?我什么时候拿的冠军?你开玩笑得有个限度好不好!而且我们不熟你这样有意思吗?”
“你脑子被奖杯砸坏了吧,第十一赛季,嘉世夺冠啊,我退役以后你表现不错,值得鼓励哈哈。”
“……我?嘉世?十一赛季?叶修你疯了吗!我在呼啸,现在第十赛季刚结束!你们兴欣是冠军!你有病别对着我发!”
“嘟……嘟……”

“喂,少天,你到哪儿了?”
“到……哪儿?什么到哪儿啊?我不是在酒店等你呢吗!说好来接我的队长你怎么这么慢这么慢这么慢!不是说今天正好去我妈那儿吃饭,我都快等你两个小时了,肚子饿扁了都……所以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啊啊!”
“今天叶修找了几个老朋友去吃饭,我昨天跟你说了的。大家难得到一个城市,聚一聚不好吗?”
“叶修不是退役了吗还搞什么幺蛾子呵呵哒,不把这荣耀圈搞个天翻地覆看他是不会满意的了!算了本剑圣大人有大量看在第十一赛季是我们蓝雨冠军的情况下我就勉为其难地赏个脸吧,到时候叶修要是不跪着谢主隆恩我就拿冠军戒指闪瞎他的眼!队长?队长你怎么不说话?”
“……少天,你说现在是第几赛季?”
“第十一赛季的夏休期,我们蓝雨冠军啊!队长你怎么了队长?第几赛季你都不记得了你怎么还记得叶修要请吃饭?哼哼叶修这个混蛋想挖我墙角看我用三段斩灭他个片甲不留一片狼藉狼奔豕突乌云密布。”
“抱歉少天……我……前面有摄像头先挂了。”
“哎哎队长你还没讲清楚呢怎么就挂了,我都快饿死了你到底啥时候回来啊!”
“嘟……嘟……”

“喂,老林啊,我都到叶修家楼下了你影子呢?”
“方锐?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好久不见啊。”
“啥好久不见,我说林敬言大大咱就别装蒜了成不?知道你一日不见我如隔三秋,但是我正直地告诉你,林同志,这不能作为聚会迟到的理由。虽然我听着还挺受用的。”
“方锐……什么聚会?”
“得,您老这厚脸皮程度真是堪比叶修。那我就再说一遍,你听好了啊。这不就是我们叶修大大一时兴起,说难得聚在一座城市,一起吃个饭。上个星期才跟你说过,你这记性……啧啧。”
“我们……第八赛季退役以后就没联系了啊。当然你现在不怪我了,我很高兴,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有聚会这回事。”
“卧槽林敬言你特么的疯了吗?刚刚第十一赛季我们呼啸是冠军啊,我们一起上台领奖的你跟我扯什么鬼?”
“我……对不起,方锐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你特么的才去看医生!林敬言你大爷!”
“嘟……嘟……”

“下面播报整点新闻,P/1969 O3彗星正在接近地球。请听众朋友们注意,通讯、网络等基础设施可能受到一定影响。如有紧急情况,请抓紧时间联系我们的热线电话XXX—XXXX。
另外今天的大气状况良好,适于观测彗星,请天文爱好者们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哟,少天,文州,老林,老方都到了啊,成,咱马上开吃!
“沐橙,云秀?这大老爷们儿的聚会,你们小姑娘凑啥热闹,成吧成吧,都到了还不赶紧进来,你看这外面冷的。
“来来来,吃饭前先干个杯啊!敬荣耀,一生挚爱!”



***

“看老叶这家里,啧啧,画风完全不对嘛,真是一点儿看不出来他以前在兴欣的时候多邋遢,方锐你说对吧?”
黄少天在屋子里绕来绕去,摸了摸泛着深沉底色的欧风家具,又眯缝着眼瞟了瞟水晶灯,亮色像是从视网膜直刺进胸口,有点微妙的凉意。
方锐在桌子上敲了敲,一脸沉痛:“我真是鄙视他,之前在兴欣还跟我那儿哭穷,老子要个五百万身价容易嘛。”

顺着笑声而来的是端着火锅的叶修:“不服气你俩今晚别吃了,哪儿来的给我回哪儿去。我难得勤快一次你们还不麻溜地给我感恩戴德 ?”
闪避了黄少天的嘴炮攻击,这个没下限的转过头就又去指使脾气好的两人:“文州,老林,帮我把蔬菜什么的都放那桌上,哥这一天忙得腰都快断了。”
喻文州林敬言互看一眼,苦笑一声领命去了厨房,再回来的时候,麻油和辣椒的香气已经充斥了整个房间。

外面下着小雪,寒风裹挟落叶吹过,有呼啸而过的声响。
木桌上摆着老式的铜质火锅,烧的是炭火,明明灭灭的,像是在呼吸。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苏沐橙微笑开口,一头黑发如瀑般滑下肩头。
楚云秀抿了一口红酒,遥遥举起杯子,笑容妩媚:“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叶修理直气壮地抓了罐雪碧在手里头,干杯代酒:“这么文艺,让我都觉得想起聚餐的人真是个天才啊同志们。”
像是没听见众人的唏嘘,他喝雪碧喝得一脸欢快。
苏沐橙却是给自己和楚云秀都倒了一杯绿茶。

羊肉的颜色刚从嫩红转为咖啡色,黄少天立马从锅里夹出来扔进喻文州碗里:“队长队长我记得你喜欢吃羊肉。”
难得黄少天嘴里有这么短的句子,众人却都被这恩爱闪瞎了眼。
可是喻文州却愣了一下,旋即无奈地笑笑:“少天,我不吃羊肉的,你记错了。”不是责怪的口气,温和得让黄少天却觉得有一丝莫名。
“我记得第六赛季聚餐去吃火锅的时候你说你喜欢吃羊肉的啊,难道是我记错了吗这一点都不科学,我明明记得你当时不仅吃而且还买了羊腿上脑和肥牛混着吃的呢,怎么你现在不喜欢吃了?”
喻文州把羊肉又夹回黄少天碗里,镇定确凿地开口:“少天你记错了,我从来不吃羊肉,而且第六赛季那次我们去吃的是牛排。好了,赶紧吃吧,凉了会膻的。”
叶修在一旁帮腔:“可不是,文州确实不吃羊肉来着,少天估计又熬夜玩游戏呢吧,多大人了,那样伤脑子的。”

灯影幢幢,空气间满是食物的香气。
楚云秀拿出手机朝众人晃了晃:“一直没信号,听说是那个什么什么彗星引起的,我都好几天没刷微博了,有点空虚。”
喻文州也掏了掏口袋,但是没找到:“我的也是,但是今天我没带过来。彗星,P/1969 O3对吧,刚才我来的路上广播还在说这事儿呢。”
林敬言也掏出手机:“我的没电了……之前也一直没信号。”
桌上立刻热闹起来,一群电子竞技选手,没有网络这种事情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

方锐突然打断了他们热烈的吐槽:“听我说个故事。好像是在二十世纪初期的时候,也是有一颗彗星经过,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苏沐橙瞪了他一眼,嘟起嘴说:“鬼故事不听。”
方锐难得正经地保证:“不是鬼故事。当时吧,警察局接到一个女的报案,说她家那个人不是她丈夫。警察就过来了,调查以后十分愤怒,说你玩我儿呢吧这不就是你丈夫嘛。可是那女的死活不认,就说那不是她丈夫。”
黄少天被勾起了兴趣,满脸期待地问:“然后呢然后呢?”
慢吞吞地吃了个丸子,方锐才神神秘秘地开口:“结果那个女人说,她昨天就已经杀了她丈夫,所以她可以确定,这人并不是她丈夫。可是警察没办法逮捕她,因为,她丈夫,就活生生地站在她身边。”

瞧着苏沐橙尖叫着往楚云秀怀里扑,方锐“哧哧”笑了两声,林敬言塞了罐可乐放他手里:“吃饭去。——不过咱们首席枪炮师的胆子确实不大哈?”
苏沐橙自得其乐地窝在楚云秀怀里,看她存在手机里的小说,就没理他。
叶修倒是饶有兴味地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查清楚了没?”
方锐摇摇头:“我看到的只到这里,后面还有没有后续我就不知道了。”

“砰。”
灯光完全寂灭是一瞬间的事情,房间里只剩炭火的橘红色微微发亮。
筷子落在盘上的清脆响声与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交错杂陈,凌乱又破碎的声响入耳,宛如逃亡的景象。



***

楚云秀开了手机上的电筒,一抹白光刺破黑暗。
一片混乱中最清晰的还是黄少天的嘴炮:“哎哟楚云秀你光正好刺我眼了,得了,我现在什么都看不清,本剑圣的眼睛你赔得起吗赔得起吗?”
知道他只是活跃气氛,众人也就没理,接着吵吵嚷嚷地闹腾。低头一看,叶修刚慢慢悠悠地咽了一口粉丝,擦擦嘴站起身。

“家里有准备蜡烛或者手电筒吗?”林敬言借了方锐的手机,因为电量不足就只剩下了一点儿低亮度。
叶修一路摸着墙往书房走,路上跌跌撞撞还差点儿碰到滚烫的热汤:“还有几根蜡烛,我去屋里找找。”
喻文州给他打着手机灯,两人在抽屉里翻找一阵,终于找到了几根黄色的生日蜡烛,细细长长的。还有一根矮矮的音乐蜡烛,时间太长,也不响了。

蜡烛橘黄色的火光仿佛有安抚人心的能量,他们围坐在火锅边,楚云秀笑着说:“这样好像更有气氛了。”
众人连声附和,点着蜡烛吃火锅,这真是人生难得的体验。

就在大家几乎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愉快气氛的时候,突然,苏沐橙捂住嘴,指着阳台的玻璃门尖叫起来:“那儿有人!”
窗帘半掩着漆黑的夜幕,烛影在玻璃上微妙地摇晃,如同张牙舞爪的妖兽。
一片寂静,除此以外就只有风声。

黄少天立马站了起来,嘴里不停:“有人吗有人吗我怎么没看见呢你确定这里是有人的吗?我真的没有看见啊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啊。”
他半开着门,探头出去望了望。
叶修家在一楼,阳台玻璃门旁是一条走廊,经过这条长廊可以到邻居家。
方锐也凑过去看:“你邻居那里有电哎,要么我们去借个光?——可以把火锅端过去跟他们共享啊。”

苏沐橙皱着眉开口:“刚才那儿真的有人,个子跟方锐差不多,虽然只有一个人影。但是我绝对没看错。”
“那我和少天方锐一起去看看吧,以防万一我们带个……嗯……擀面杖来防身?还有纸和笔,如果人不在我们就留张便条。”喻文州拿着擀面杖的样子很滑稽,但是他看着黄少天的眼神却温柔又无奈。
“那我们走了各位,从这个走廊就可以过去吧叶修大大?别坑我们哈,咱一会儿再见。”方锐抓着三根脆弱得像快要折断的黄蜡烛,招招手便出了门。
门关上了,叶修招呼着林敬言苏沐橙楚云秀坐下,在烛光里等待着。

不到一分钟就响起了敲门声,林敬言看看叶修,两人的眼里都闪过一丝迷惑:这么快?
再联系到刚才苏沐橙的话,他们带了一丝警惕,拿着椅子守在玻璃门旁。
叶修小心翼翼地把门开了一条缝,脸上是难得一见的严肃,椅子抓在右手上,随时可以作为防备。

“叶哥,”门外传来的声音却让叶修不自觉地放松了右手,“我是刘皓。”
站在黑暗里的人只穿了衬衫和一件运动外套,在飘雪的季节里显得分外单薄冷清。
他的眼睛里横亘着复杂的情绪,就如同巨石堵在溪流之中,突兀地那么立着。
纵然叶修再不待见这人,也不可能任由他就这么在外面呆着。
“进来吧。”叶修把门敞开,一股冷风迎面而来。

苏沐橙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冷地开口:“刘皓?你来干什么?”
进来后一直沉默低着头的刘皓突然抬头直视着她,语气却紧张而局促:“我……我在路上碰到了罗辑——就你们兴欣的罗辑。”
看着叶修微微点了点头,他才接着往下说:“他给了我一本书,让我给你,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好像有什么事情。”
他递过来一本书,叶修接过来,在昏暗的烛光下,只能隐约看到书名《薛定谔之猫》。

这是什么鬼?
罗辑不是没事儿干就炫耀自己学识的人,所以这本书并不是他拿来向他们显摆的。
那么……下面问题来了。
他为什么要把这本他们明显看不懂的书拿来给叶修呢?
叶修、林敬言、苏沐橙和楚云秀,这四位顶尖荣耀大神,对着这本薄薄的书,面面相觑。

“叶神你带表了吗,或者钟?我感觉,离他们出去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但是那条走廊,来回不会超过五分钟,再加上询问的时间,怎么都该回来了。”林敬言放弃了在那本书上挣扎的想法,转而担心起出门的三人的安危。
“昨天开始,所有表都已经停了,大约是受彗星影响?”叶修思索一下,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要么我们去看看?”
林敬言有些犹豫:“留云秀和沐橙,还有……刘皓?不太好吧。”

一直杵在墙角没说话的刘皓突然开口:“我可以和叶哥一起去。”
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逐渐接近,楚云秀冷静地拉开玻璃门:“不用了刘皓,我和叶修一起吧。——哎,不对,这是什么?”
她从窗外扯下一张纸条,走进屋内,可灯光实在太暗,她的手机又基本没电了,怎么都看不清。

“滴。”
伴着令人喜悦的空调和冰箱的恢复声,光明再一次普照房间,楚云秀欣喜地快速阅读着,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古怪。
就在这时,玻璃门又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苏沐橙冲过去,看到门外是喻文州、黄少天和方锐。
她转过头来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甜美微笑:“他们回来啦!”



***

“怎么这么久?”林敬言大步走过去,碰了碰方锐的手,还好,虽受了寒风,也不算冰凉,“我们都等了半个小时了。”
黄少天大大咧咧地打破了二人的浓情蜜意:“哪有那么久?队长看着手机呢也就十分钟的样子,林大大别这么容易担心啊,知道你们感情好但是也不用天天秀吧,哎哟这谁啊刘皓?哎哟你怎么来了是想蹭火锅吗说好了啊虽然我从来不吃羊肉我也不会让给你的哼哼。”

看着一堆废话把众人脸都逼青了,喻文州轻笑一声接过话头:“我们去的时候没人在家,就留了一张字条,是方锐写的,嗯……是什么来着?”
方锐挠了挠头,笑着说:“隔壁的美女或者帅哥们,我们是你们的邻居,我们来是想问问能来蹭个电不……”
“我们那儿有火锅,羊肉牛肉蔬菜瓜果一应俱全,如果可以蹭电的话,我们一起享用吧,快看我真诚的眼睛。”楚云秀苍白了一张小脸,扬扬手中的纸条,“是这张吗?你们为什么会贴在我们自己的玻璃门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呢!”黄少天几乎要跳起来,“我绝对不可能把这张贴在自家门口的,云秀你信我,我不至于晕头到这个地步的。队长你说句话啊你不是看着我贴的吗?”
看着黄少天求救一样的眼神,喻文州拍了拍他的后背:“少天说的没错,我们确实走过了那条走廊。要不然……我们一起回去看看?”

“好,”叶修看了看隔壁房间,“一起去看看吧。如果隔壁有人,我试试他们的电话能不能用,我要打个电话给罗辑。”
楚云秀昂着下巴,拉了苏沐橙的手一块儿,又喊上了叶修喻文州和黄少天:“林敬言方锐还有……刘皓,你们留下来看家吧。”
叶修点点头,把剩下的蜡烛分掉:“中间那一段儿走廊还挺黑的,点了再走,小心摔倒。”

喻文州和黄少天就没拿蜡烛,说上次的就没用完,黄色的蜡烛攥紧,像是要融化在手心里。
“出发吧。”
一人点了一根蜡烛,向黑暗的深处行去,那是……连光都会被吞噬的角落。

说是走廊,其实也很短,不过两分钟,就到了隔壁。
“装潢跟你家挺像的啊。”苏沐橙看了看阳台的玻璃门,“不,应该说,简直一模一样。”
楚云秀凑近了去看,被黄少天往后拽了拽:“女孩子别闹,这种事儿怎么都该爷们儿做。”
于是他凑近了玻璃门,从窗帘的缝隙里,他凝神偷窥着。

“卧槽!特么的这是在逗我?”猛然退了两步,黄少天的表情像是活见了鬼,“老老老老叶,队队队队长,你们过来看,过来看!快点!”
因为,他看到的,坐在餐桌旁分享着火锅的,不是别人。
而是叶修、刘皓、喻文州和他自己。



***

又穿过那条走廊,他们回到屋里的时候,觉得浑身疲倦。
站在离正在向林敬言方锐和刘皓科普的黄少天约三步的地方,叶修闭上眼静静地思考着。

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太过不真实,突然的停电,刘皓的到访,高大上的物理书,贴错的纸条,以及坐在屋内的“他自己”。就像一个荒谬至极的梦,那么,醒来是否才是真实?
不,不对。这样思考的方向就偏了。应该从现在出发,眼见未必是事实,可总好过将一切都推诿给梦境。
有点热了,大约是急的吧。
他嘲弄地撇撇嘴角,脱掉了棉衣外套。

喻文州的声音不急不缓,即使在这样的前提下都是极度的冷静:“如果说是薛定谔的猫的话,我倒有所耳闻。上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物理,就去了解了一部分内容。
“这个理论是说,把一只猫放在一个盒子里,里面放入有50%可能裂变的原子核,而如果它裂变了,会触动一个装置导致毒药散发,猫就会死。反之,不裂变,无毒,猫就活着。
“在我们打开盒子前的一瞬间,我们不会知道猫是死是活。它处在既死又活的状态。而当我们打开盒子,这两种状态会坍塌成为一种,死,或者活。这两种情况互相平行,并不影响。”

叶修端起桌子上的红茶喝了一口,笑笑:“后生可畏,文州不接着上大学也真是可惜了……所以推理过来,我们就是那只猫,而彗星出现,让这两种平行的状态有了交叠。”
所以他们才能够看到“另一个自己”。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林敬言推推眼镜,“在这儿等着,或者去找一找另外一个自己?”
“哟,你好啊,你叫方锐是吧,还挺巧,我也叫方锐,我俩认识一下你看怎么样?”方锐不正经地伸出双手,虚握了一下空气。
“都什么时候了还闹,一点儿危机意识没有。”楚云秀叹口气,看向叶修,“你刚才拎回来的东西,是不是应该让我们看看?”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老叶你背着我们拿了啥哎哟我靠这万一是个炸弹呢你跟我说你怎么敢拿呢啊啊啊啊啊?”
在黄少天的吵闹声里,叶修淡定地打开了箱子。八张账号卡,每一个后面都写了名字——在场的八个人的名字。
一阵冷风带着尖锐的声响破空而入,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算好看,彻骨寒凉从骨缝透出来。

“我去关窗。”苏沐橙果断站起来,走向玻璃门那儿,“咦?这是什么?”
她扯下一张纸条,关上门,读出声来:“隔壁的美女或者帅哥们……”
苍白的脸色在突然降临的黑暗里格外醒目:“又是一张……方锐写的字条。”



***

这个时候,林敬言方锐因为之前一直等着开门,所以反而是离玻璃门最近的。
他们点亮了两根绿色蜡烛冲出门的时候,窗外有隐约的红光伴着短暂的音乐声一闪而过。
屋内的人在一瞬间也有冲出去的想法,但在他们犯罪二人组跑出去之后,其他人也就没再出去。
“冒失了。”喻文州点亮了桌子上的花式蜡烛,沉静开口,“这个时候不应该随便出去的。”

等了十分钟,林敬言和方锐终于回来了
黄色的蜡烛摇曳着烛光,一群人围坐在餐桌旁。
火锅都冰凉了,也没有人再有心思动筷子。

叶修先打破了这片尴尬的沉默:“不止两种状态叠加,也许还有更多。”
喻文州赞同地点点头:“这张纸条现在已经出现三次了,一次是我少天和方锐写的,另外两个都贴在我们的门上,所以……为了区分,我们应该做一些准备。”
说着说着,喻文州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又快又急地接了下去,“这就是他们之前在做的事情!八张账号卡,每张都有名字,没有固定顺序!这就是用来区别不同平行状态的方法!”

“嗯,没错没错队长你真是太聪明啦不愧是我们蓝雨的顶梁柱嘿嘿。那我们来看一下到底谁对应的是什么吧,叶修的是召唤师,刘皓是战斗法师,林敬言是阵鬼,方锐是刺客,队长是元素法师,云秀是拳法家,沐橙是魔剑士,而我是……牧师?”黄少天把这些账号卡都排在桌上,迅速地把每一个人对应的随机账号卡都报出来了。
“果然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循的随机事件。”楚云秀点点头。
“24里面选8个,排列组合吗?”苏沐橙笑着倚在楚云秀肩膀上,“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黑板上排列组合,你舍得解开吗',拜托,我真的从来没解开过啊。”
“24乘以23乘以22一直乘到17,概率非常非常小。他们的做法很聪明,值得学习。”楚云秀捋了捋苏沐橙蓬松的卷发,笑着开口。

“但是我们可敬可爱的叶修大大把这个箱子拿来了……”方锐莫名挂了一丝微笑,“送回去吧。”
林敬言抓住他的手,感觉到了冰冷的体温:“我同意方锐说的,既然知道了是别人的东西,就应该还回去。”
他们两人对视一眼:“我们去还。”
还没等其他人开口,他们俩默默收拾了东西就拉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被他们的自说自话扰得奇怪的人都变了脸色。
叶修若有所思地笑了笑:“走错了……吗?”

不到五分钟,隔老远就听见方锐招呼:“哎哟老叶我们之前找你们去呢,怎么老不回来,终于看到亲人了。”
林敬言在他旁边特宠溺地笑,顺着他话说:“我们等了有半个小时,结果你们还不回来,我们就只能出去找你们了。”

“你们的蜡烛……是什么颜色的?”喻文州突兀地询问。
林敬言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回答了:“黄色的。”
黑暗中也能听到舒了一口气的声音:“欢迎回家。”
“欢迎欢迎,刚才那个不是你们啊真是吓死我了天哪天哪,一模一样都不带变的。”黄少天满脸热烈的真诚,“但是他们的蜡烛是红色的。”

“哦耶斯!电也来了,吃火锅吃火锅!”方锐坐到座位上,手掏进林敬言的口袋里,“我来看看老林手机有信号没,我手机没电了——好吧还是没信号。”
“所以刚才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方锐和我?”林敬言咬了一口蟹棒,“真是太可怕了,我完全,完全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

叶修从抽屉里找出来了一沓账号卡,除了散人的其它角色全都包含。
每个人都随机抽了一张,然后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但叶修只是把账号卡揣进了口袋里。

“新闻里说今天适合观测流星,你想出去看看吗?”说话的是一直沉默着的刘皓,他拿起放在椅背上的羽绒服,戴上了围巾。
叶修冲他笑,眼睛里却像是透不过光:“去呗,看看也行。”
火锅还在咕嘟嘟地煮着,骨头浓汤的气味很足,即使没有加辣椒麻油,也是香气扑鼻。

“我也去我也去我也去!队长我们一起吧我想对着流星许愿哈哈希望能实现啊!”
“秀秀我们也出去看看吧好不好?”
“老林那咱们也别脱离大部队了,走着!”

漆黑一片的天幕上,彗星长长的扫尾如同孔雀华丽开屏,一点点爆裂的火光,碎裂,落下,然后消逝不见。


***

刘皓是最后一个走出玻璃门的,然后他觉得口渴而想返回的时候,门已经被锁上了。
“叶哥,队长?开门!”他拍门,门锁却一直没有打开。

“那条走廊,就像一个随机选取房号的机器,你走过那里,然后就被分配到了不同的现实里。”刘皓听到叶修的声音从门内低低地传过来,“我们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
刘皓莫名觉得恐慌,嗓子口干得想要冒出烟来,心头的空空荡荡却比这还要严重百倍:“可是我一直在这里啊,我没有离开过不是吗?”
“第十一赛季是哪支队伍夺冠?”叶修突然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嘉世啊,你退役以后我不就跟邱非一起奋斗了吗?我们拿冠军你不高兴?”刘皓虽然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呵呵,在我原本的世界里,你转会去了呼啸。而我,现在在享受退役后第十赛季的夏休期。——所以,去找你原本存在的地方吧。别在这儿了,我不是你要找的叶修。”
听到这句话,刘皓缓缓地低下了头,在他看不到的黑暗里,笑得古怪又甜蜜:“叶哥,我喜欢你。”
转过身,他重新走向了那条长长的,没有尽头的走廊里。

——我喜欢你啊,叶修。
刘皓扔掉身上的羽绒服和围巾,单薄的衬衫在飘雪的季节里显得分外冷清。

——我找了这许多现实,却无一个你,最后没有将我拒绝在门外。
他随意从玻璃门瞟过很多房间。
他和叶修在争吵。
他拿着一把剪刀对着叶修。
他背对着叶修在哭泣。

——要怎样呢?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平行世界,在哪一个世界里,你会喜欢我呢?
他不报希望地掠过那个房间,只是一瞥,却猛然顿住了脚步。
房间里的两个人,在音乐蜡烛的掩映中,亲吻着。
他从未看见过叶修对他露出那样温柔的表情。

——爱我吧。
他“噗嗤”笑出声来,敲了敲门,听到自己的声音喊着“来啦来啦,叶修你给我放开,我要去开门”。
手里的银色小刀在暗夜里反射出寒光。



***

“我们拿到的那一个箱子里,你是什么角色?”喻文州的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的坚定。
“是战斗法师啊战斗法师,话说我觉得拿到老叶用的职业有点丢人不过这个我记得还是很牢的你要相信我啊。”黄少天语带不解,笑容却未曾消减。

“蜡烛……蜡烛是什么颜色?”
“绿色的哟其实我超级讨厌绿色的因为他们微草队服就是绿的嘛一看到就想到大小眼儿了心里还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

“那你记不记得,我吃不吃羊肉?”
“吃的!队长我们在第八赛季结束的时候聚餐吃了火锅你要了肥羊和鱼肉拼盘啊,你吃了很多不是吗?我这么……这么喜欢你,怎么会记错呢。”

看着黄少天烧红的耳根,喻文州上前两步,把他的脑袋按进了怀里,用力却温柔,亲了亲他的发顶。
“虽然很抱歉这么说,可是,我并不是你的喻文州,而你,也不是我要找的黄少天。
“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我遇见你,话痨但是聪明。扬着眉说我是吊车尾的时候,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第六赛季结束,我们拿了冠军。你拿着冠军戒指问我要不要在一起,脸都红成什么样子了,还偏偏要撑着面瘫的表情。
“我爱你,少天,我希望你找回那个属于你的喻文州。只有你们才有共同的经历和感情。
“再见,少天。”

彗星划破天际,亮如白昼的一瞬间。
有多少恋人被迫分离,然而他们坚信会重新在一起。
永远。
永远在一起。



***

“老林,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你知道?”
“这么多年,默契又没被狗吃了。”
“那行,快点找到你家林大大,跟他一块儿拿十一赛季冠军啊。”
“得了吧,我家那位转会去霸图了,我在兴欣。”
“这真是可惜了。”
“祝你也找到你家方锐啊。——时间不早了,慢走不送了您呐。”
“再见了。”

原本的缓步逐渐变成了疾跑,他们的汗水洒在秋日金黄的落叶里。
他们背道而驰,却只为寻找到彼此。
——祝你好运,我最默契的搭档。



End







^写在最后^

梗来源于【彗星来的那一夜】,非常棒的一部电影,算是安利向。
埋了很多伏笔,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这个故事讲清楚。

简单说来就是,因为彗星来了,使得平行时空有了交叉,穿过玻璃门外的走廊就通向不同的时空。
每一个时空里都发生过不同的事情,当然也许有相同的动作,但一定会有不同的分叉。
而相同时空里坐着的人也许本身就来自于各个不同的时空。
【是不是越讲越乱TAT】

希望自己没有毁了这个梗。
向拍出了这么棒的电影的导演詹姆斯·沃德致敬。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170)

  1. 甜圈圈圆圆圈圈冷暗雷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彗星的新闻我就知道接下来肯定很烧脑,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