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暗雷

入坑:全职高手/全职猎人/魔道祖师/翼年代记/钢之炼金术师/棋魂/滑头鬼之孙/阴阳师/无限恐怖/排球少年/我的英雄学院
cp修伞/双花/黑法/古麟古/光亮光/陆鸩/博狗/郑楚郑/黑月黑/日研日/影菅影/出胜出
天雷all叶狗崽,一切all受拒绝
lof拉黑了很多人,仅针对cp不对人,如有误伤我道歉
全高林粉加全员,魔道薛洋粉,翼代黑法双粉,钢炼古麟双粉,滑头鬼鸩粉,排球月岛西谷菅粉,英雄轰粉
写不出文+毫无绘画天赋的渣

背后灵

被柴郡猫的灵魂伴侣引出的背后灵的脑洞 @柴郡猫头鹰 

其实我是没想我能写完的。

感谢我们tk天使的督促 @Tiking 

感谢群里那么多小伙伴的努力奋斗。

我这篇没什么意义的ooc文大家看看就好

我的心里变化描写真的是差到我没脸看。

谢谢大家

背后灵的设定是私设,文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注意避雷。





古利德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一个状态。

 

他就这样突然地出现在这里,毫无预兆地。

 

他不算是人,也不应该有什么灵魂。

 

但是他真真实实地在这里,看着姚麟被人服侍着穿上龙袍,去上早朝。

 

而自己就在他的背后。

 

就在姚麟走出屋子,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古利德发现自己像是被什么吸了过去,一慌神就站在了屋子的门口,看着姚麟的背影。

 

古利德第一次感觉如此的无措。

 

       

 

就这样过了几天,古利德算是彻底搞清楚自己的状态了。

 

第一,接触不到任何人。

 

第二,无论何时只能也必须看着姚麟的背影。

 

第三,能碰到姚麟经常触碰的东西。

 

这他妈都什么玩意!

 

莫名其妙地醒了,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新国,莫名其妙地只能看着姚麟甚至不能交谈。

 

这一切让古利德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但是他还是只能跟着姚麟。

 

能不能拿姚麟的笔写点什么东西给他告诉他自己的存在?古利德心想。

 

古利德是试着抓过姚麟平时用的毛笔,奈何姚麟最近刚刚换了只新笔,新的这只姚麟都没怎么碰过,古利德当然也就根本碰不到。

 

再等等吧。古利德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漫不经心地跟在姚麟身后。

 

突然地,他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从前方刺来。

 

古利德猛地抬头。迎面看到一个穿着素衣的男人向姚麟行了礼,眼睛却始终地盯着自己的方向。

 

他看到我了?!

 

古利德突然感到了一丝附骨的寒意。

 

本来以这样的身体来到新国,这么久终于有人看到自己应该是一件好事。

 

但是!

 

“皇上,”那个男人突然说,“恕在下直言,您有长的和您相似的兄弟吗?”

 

他真的能看到!

 

“……没有,怎么了吗?”姚麟被这样突如其来地问题问懵了一下,但是还是如实回答了。

 

糟了,姚麟那个小子似乎很相信这个人,万一这个人认为我图谋不轨怎么办?!

 

“没什么。”就在古利德被吓得一身冷汗的时候,那个男人却突然转移了目光,低下了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姚麟此刻却突然反应了过来,声音甚至有些不稳:“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没有,只是问问。”那个男人回答道。

 

“说谎是欺君之罪,即便是你也不能幸免。”姚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终于冷下了声音。

 

不愧是当了皇帝了,就该有点样子。古利德看着姚麟,突然生起了一丝欣慰。

 

“皇上,在下没有说谎。”那个男人还是这样说道。

 

姚麟咬了咬牙,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这一抹痛楚在他转身之时被古利德捕捉到了,让古利德不禁愣了一下。姚麟没有再说什么,振袖准备离开。

 

古利德本应是跟着他的,但是自从姚麟转身之后,那个男人便又将目光转向了自己。

 

眼看姚麟即将离开视线范围,古利德准备跟上,他猛的被人拽了一下,古利德本能的向前一跳,警惕地看着背后。

 

然后他才忽地意识到他不可能被人碰到。

 

“不介绍一下吗,这位长的和皇帝一样的人。”那个男人笑着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古利德放松了身体,眯了眯眼睛。

 

“一个普通的国师而已。”那个男人说道,“皇帝似乎很在乎你。”

 

古利德不是傻的。姚麟刚刚那副反应也确实让古利德有些震惊。这个国师既然能看见他,万一拿自己威胁姚麟,保不准姚麟会怎么样。

 

“我没有恶意。”国师见古利德没有说话,叹了口气。


“我可以帮你恢复身体。”

 

“代价?”生活在等价交换的炼金术世界,古利德理所当然地问道。

 

“……没有。”

 

“你在开什么玩笑?”古利德突然大笑起来,“不需要代价就能换来一条生命?”

 

“但是你不是人。”国师说。

 

就在国师话语刚落的那一瞬间,古利德的手就掐上了国师的脖子。古利德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向上,国师的脚就离开了地面。

 

国师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身体本能地让他有些许的挣扎。

 

“你……不想……回去吗……”因为脖子被手狠狠扼住,国师说话有些断断续续。

 

古利德看着国师的眼睛,猛地一松手。

 

国师跌回地面,手扶着脖子不由自主地咳了几声。

 

“那就来吧,做不到,”古利德嘴角上扬,一字一顿地说着,“就杀了你。”

 

       

 

自从和国师交谈之后,古利德觉得一成不变的生活天翻地覆了。

 

“背后灵,就是你现在的状态。”

 

国师慢悠悠地说着,和古利德并排坐在台阶上。然而如果有人路过,只能看到国师睁着那一大一小的眼睛45℃抬头仰望天空自言自语。

 

“理论上来说,背后灵只能在其跟随的人濒死的时候救他一次,替他挡一次伤害。背后灵多半是人,或是成了精的物,为守护他们珍视之人而生。”

 

国师说着斜着眼睛撇了眼古利德,看的古利德浑身不自在。

 

本大爷为了守护那个小鬼???

 

古利德表情有点复杂。国师没有管古利德的反应,收回目光继续说道:“但是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你不是人,更不是妖,甚至在皇帝身上寄宿过——你别瞪我,你们身上有一样的味道,我感觉得到。”

 

古利德在新国呆了有一段时间,也知道这个国家信奉修道成仙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认为神仙无所不能,古利德一直是不屑的。

 

但是,

 

这个人怕是要成仙了吧???

 

“所以——”国师故弄玄虚地停顿了几秒。

 

“所以什么?”

 

“只要皇帝愿意分一半的生命给你……”

 

“你在耍本大爷?!”古利德拽起国师的领子就要打上去。

 

“……年轻人不要这么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国师面不改色地说。

 

古利德憋了一口气,强忍住想宰了这个国师的欲望,一拳打在旁边的台阶上。

 

“这是其中一种,但显然你不愿意。”国师理了理自己的领子,还是用那种不急不缓的语调说着,“那就只能第二种了。”

 

“在皇帝不知道的情况下,摄取他的体液。直到你能被人看见为止。”

 

“体液?”

 

“血液和jingye,较容易获取的是这两种。背后灵的存在是不能被被守护者获知的,否则就会消失,在这种条件下,其实第二种较容易实现。”国师挑了挑眉看着古利德,“如果你们是那种关系,我建议第二种。”

 

古利德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捏紧了拳头,国师默不作声地将右手撑在地上。

 

古利德抬起头,盯着国师的脸,狰狞地笑了笑,又是一拳打了上去。国师立刻侧身,即便如此还是被拳头蹭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杀了你比较好!”

 

古利德抓上国师的衣服将他拽过来,国师快速地从袖口抽出一张符纸贴在古利德身上。

 

在一股巨大的力量下,古利德被拉了出去。

 

古利德回到了姚麟的床上。

 

姚麟似乎在睡午觉,侧身躺在床上,眉头微皱。

 

古利德被国师气了个半死,恨不得马上就去杀了他,但也心知没有国师帮助他根本没办法离开姚麟身后,一拳只能泄愤地打在自己手上。

 

“古利德……”

 

姚麟突然的声音吓得古利德浑身一震。他抬头望过去,姚麟还是那样躺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蜷缩在了一起。

 

是梦话,古利德松了口气。

 

虽然国师很欠揍,但是他说的话古利德还是信的。若是姚麟真的知道了,怕是他就真的没机会了。

 

没机会?

 

古利德突然愣了。

 

古利德记忆力想要的东西太多了。他是强欲的古利德啊,名誉、金钱、女人、长生不老的生命。

 

还有伙伴。

 

姚麟是他灵魂的伙伴,很早之前他就这么确定的了。

 

但是,

 

仅仅是这样吗?

 

“啊啊啊啊啊啊——”古利德捂着头大叫出声,但是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因为他是背后灵。

 

果然,还是不甘心啊。古利德看着天花板,放下手,转而看向姚麟。

 

姚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身体缩成了一团,甚至有些颤抖。

 

当了皇帝还是个胆小鬼。

 

古利德看着姚麟有些发笑。

 

就他这样,江山能打下多少啊?

 

果然还是要我出马吧。

 

古利德突然就冷静了下来,从床头摸出姚麟的刀,从口袋里拿出国师给的药——据他所说可以让自己暂时碰的到其他人——然后吃了下去。

 

如果没用我明天就去杀了他。古利德心想。

 

古利德伸出手略微用力拨了一下快要缩成球的姚麟,成功地将姚麟放平了。

 

喂喂这小鬼也太没有防备了吧。

 

古利德眯了眯眼睛,握住姚麟的手腕,用刀刃在姚麟手指上划开一道口子,低头直接含进了嘴里。

 

不被这小子发现的话,只能这样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血液像是被吸引了一样,快速流入了古利德的喉咙。但这毕竟只是一个手指上的伤口,再快也不可能有多少。

 

快速流失血液终究会带来疼痛,但是也许是因为梦的原因,姚麟只是皱紧了眉,甚至没有一丝本能的反抗。

 

古利德突然就生气了起来。他用舌头压住姚麟的手指让其尽快停止流血,心里却忍不住的恼怒。

 

别人伤害自己都没有感觉,这要是被别人利用了,死法多种多样。

 

姚麟能当皇帝到现在还没被杀真是奇迹!

 

“……别走。”姚麟的梦话还有下一半,这让古利德有些惊讶。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顿了一下。

 

姚麟是梦到他消失的时候了吗?

 

古利德沉默了。

 

血很快就止住了,他松开了姚麟的手,将他放成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躺在旁边,宛若睡觉一般闭上了眼睛。

 

     

 

后来,国师又陆续给古利德了一些能快速治愈伤口的药物和补血的药物,方便古利德缩短再生时间。但即便如此古利德也没敢在姚麟身上开过什么大的伤口。

 

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他心想。

 

古利德也问过国师到底为什么要帮他,国师只是看了看他,沉默了很久才说:

 

“背后灵的数量没有你想的那么多。真正的背后灵所承担背负的东西也比你想的要多。这样的人,能救一个也算好事一件。”

 

古利德直觉国师一定遭遇过什么,但这毕竟与他无关,也没必要再去问下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

 

古利德最开始的时候是不用睡觉,也不能睡觉的,后来在摄取过一定量的血液之后,他不经意地睡着过几次。

 

国师说他的身体会在姚麟的血的塑造下渐渐趋近于人类,但最终完成塑造之前,他都不会也不可能被其他人看见。

 

当某一天古利德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姚麟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么久以来的辛苦不是白费的了。

 

古利德露出了姚麟最熟悉的狂妄的笑,在姚麟最猝不及防的时候将他狠狠拉倒在床上。

 

“新国皇帝的位置,本大爷来回收了。”

 

      

 

——END——

 

    关于这篇文章我还是想说些什么

    首先,出于我个人私欲和习惯,我们的国师如果是全职圈的朋友应该是看得出来是谁的,希望没有雷到你们。

    其次,这是我第二篇古利麟的产出,也是我第二篇正剧向的产出,说实话心情是很复杂的。现在我还处于“啊我竟然写完了”这样的状态。

    最后,非常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天使,非常感谢你们愿意阅读这篇没有任何文笔的文章。

    谢谢你们爱着这个cp

 

 


评论(18)

热度(27)